追忆集社会公益于一身的时代巨人

2020-05-29|浏览量:371|点赞:643
追忆集社会公益于一身的时代巨人

「只见公益,不见孙越」,这八个字是1989年孙叔叔宣布离开演艺圈时的重大宣示,将近30年过去了,他积极从事菸害宣导、捐血救人、推广反毒、联合劝募、临终关怀、探访受刑人……,献身于各项爱心公益活动,如同是社会公益的化身。虽然他在5月初病逝返回天家,与好友陶大伟一起唱「嘠嘠鸣啦啦」了,但他那低沈厚实的嗓音,伴随开朗的笑声,将永远留在每个人心底深处。
 

陪外孙捐血
传承捐血救人的棒子

个人过去从事媒体採访工作,先后在民生报及联合报主跑医药新闻,在许多公益活动的场合经常会碰到孙叔叔。他一见到我,通常是「建富,我们又见面了」,而我总是在台下记录他每一次发自肺腑的发言,写入我的新闻报导。当我从「联合知识库」蒐寻往日的纪录,赫然发现,孙叔叔留在人间的正是公益的化身。他在81岁高龄还亲自到台北市南海路血液基金会,陪着双胞胎外孙居正与居易在生日当天挽袖献出年满17岁的第一袋血。累计捐血达53次的孙叔叔笑说:「这两个孙子平常勤于运动,也参加过日月潭横渡比赛,今天可以捐血救人,代表他们已经长大成人了。」看到爷孙三人捐血善举的经验传承,这一幕至今犹历历在目。

时间再回到1992年11月19日,在董氏基金会位于台北市复兴北路的办公室,那一天基金会全体工作人员精心办了一场庆生餐会,为孙叔叔提前暖寿,董氏的创办人严道董事长还起个大早,亲自下厨做凉麵。那年,孙叔叔的头髮只有些许花白,在切蛋糕前,带领大家祷告:「感谢上帝让我加入董氏的义工行列,和一群年轻人在一起而感到自己变年轻许多;期待未来在神的带领下,从事公益的路途上,获得更多民众的支持。」这一场温声的庆生会,我是现场唯一的媒体人,看到孙叔叔洋溢幸福、快乐的脸庞,真心期许台湾能成为无菸健康的国度!

事实上,因为孙叔叔、名模陈淑丽及当时的内政部长吴伯雄先后成为董氏基金会的终身义工,他们三人的魅力及号召力,使得董氏举办各项菸害防制、器官捐赠及心理卫生等宣导活动,总是媒体採访的焦点。而孙叔叔及阿丽姊登高一呼,不仅进一步鼓舞演艺人员参与公益活动,也带动了媒体宣导社会公益活动的热潮。
 

早产儿出生
过敏气喘药不离身 

以前我在民生报服务,医药版有一个「名人谈保健」的专栏,孙叔叔是家喻户晓的知名人物,当然符合这个专栏的意旨。1993年9月我约了他进行专访,在董氏基金会的办公室里,他回顾了自己「先天不良,后天失调」的身体,以及为何毅然决然甩掉38年菸瘾的束缚,进而投身社会公益服务的心路历程。

孙叔叔回忆,母亲怀他7个月,他就因早产而提前来到这世界。当时没有牛奶、奶妈,缺乏营养补充,却顺利存活,算是奇蹟,但也因此从小就有过敏体质,以致从小到大过敏性鼻炎的老毛病没有断过,除了气喘,鼻子也很少通畅过,因此药不离身。到了少年时期,为了表现成年人气概,16岁就开始学会抽菸,没想到一抽就30几年。这中间曾因为气喘宿疾多次发作而萌生戒菸的念头,但戒了20年,依然向菸瘾投降。

他表示,在大陆沦陷时期曾加入「青年军」,来台后调到大鹏话剧团,到处劳军表演。后来因缘际会踏入演艺圈担任演员,几乎菸酒不离身,而且曾因拍戏不慎受伤,锁骨部位还留着一支钢条。孙叔叔常打趣,到医院接受检查,只要瞧一眼X光片,就知道片子是不是他的。另外,他也有多次胆结石及泌尿道结石反覆发作接受手术的经验,甚至一时兴起,把医师每次取下来的结石收集在一个小罐子里,结果竟然有半瓶之多,连他自己都吓一跳。
 

不忍二手菸残害学生
戒菸担任董氏终身义工

孙叔叔说,前半辈子几乎都处在不安定、不健康的环境里,加上看到演艺圈的大起大落,内心其实有很多不踏实感,因此大伙儿经常聚在一起抽菸、喝酒,让尼古丁及酒精麻痺自己。幸好,在老友陶大伟的带领下,开始接受基督信仰,重新反省走过的岁月,身心也有了极大的转变,「从宗教信仰所获得的心灵喜乐,是无法形容的」。

他回忆,1984年4月20,当时正在南台湾拍《老莫的第二个春天》,当一个镜头拍摄完成后,休息空档,他照往常习惯从口袋拿出一根菸往嘴巴送,正準备按下打火机点燃之际,身边有两、三个穿学生制服的年轻人迎面走来,这时脑中突然有一个声音,彷彿有人在耳边说:「孙越啊!你不能因一时的享受,把吐出来的二手菸伤害他们的健康。你抽菸对别人有害,你还要再抽吗?」当下,他立刻警醒,把菸捻熄了。从那一剎那起,他成功战胜屡戒屡败的菸瘾。

拍片结束后,孙叔叔主动与董氏基金会联繫,毛遂自荐要担任义工。「突然有大明星要来担任义工,基金会当然求之不得!」董氏基金会菸害防制中心主任林清丽说,当时严道董事长听闻此事,立刻安排和孙叔叔会面,言谈之中,两人相见恨晚,孙叔叔还谦虚地承诺会成为「一个被差遣的义工」,并且提出「人人有权拒吸二手菸」的诉求,让严董事长深庆拒菸运动有如神助。

自此以后,孙叔叔只要一接到董氏举办菸害宣导活动的「通告」,几乎无役不与。那些年,随着中美菸酒谈判,政府开放洋菸进口,许多青少年受到菸商广告吸引,董氏不时邀请孙叔叔到西门町、台北火车站等人潮聚集处向青少年进行街头宣导。另外,他和阿丽姊也多次前往美国在台协会,举牌抗议美国不应容许菸商输出癌症与死亡,也不停在立法院穿梭,盼能尽早完成《菸害防制法》之立法工作,直到晚年更以自己罹患肺阻塞(COPD)的切身经验,要老菸枪赶快戒菸。
 

倡生死教育
尊重生命最佳表率

孙叔叔常说,他鼓吹社会公益活动,出发点是源于「尊重生命」理念的实践。在他的观念里,「人既要为自己活,更要为他人而活」,尤其吸菸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所以即使他的身体状况不佳,仍尽可能出现于大众面前支持拒菸运动。有一年他答应宇宙光基金会发起的「送炭到泰北」行动,在出发前不慎染了膀胱炎,顾不得医师的叮咛,带了一个半月的药物、两条导尿管就上了飞机。没想到在那种克难的环境里,他自己的病竟然好了,此后他更加觉得,「即使有病在身,能够为他人奉献,那种心情的喜悦就好比仙丹灵药。」

除了积极推动禁菸外,董氏基金会也是最早倡议器官捐赠的民间团体之一。有感于国人一直有死后保留全尸的观念,以致早年器捐风气不彰,1991年董氏号召七大宗教领袖公开呼吁器官捐赠,孙叔叔不仅率先签署器官捐赠同意卡,义务拍摄器捐公益广告,还积极奔走促成了器官捐赠协会的成立。

此外,孙叔叔还是国内勇于倡议生死教育的先驱,呼吁国人应以自然的生命历程去看待死亡。他常以电影剧情为例,不论是一个坏人报应来临前的濒死阶段,或是一位英雄慷慨赴义的场景,都是面对死亡;如果把电影落实在真实生活中,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有可能变成主角。因此,他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的最后时刻,并经常应安宁照顾基金会之邀,四处宣导预立生前遗嘱、签署不施行心肺复甦术(DNR)同意书或安宁缓和医疗暨维生医疗抉择意愿书,他说:「当生命列车驶进终站或者要你提前下车时,何不做一次完美的告别?」

只是,要告别的这一天终旧提前到来。本以为孙叔叔可以战胜病魔而与大伙儿谈笑人生,殊不知恶耗传来,顿时天地同悲,不仅为这个社会失去一位公益使者而如丧考妣,更为自己丧失一位人生的导师而掩面哭泣。虽然孙叔叔在临终前婉拒各界前往病榻探视,但我相信这位献身于台湾社会公益的时代巨人,将永留每个人的心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