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每段关係都会结束,但只要开始「It’s me」就够了

2020-07-10|浏览量:340|点赞:404

我有几个优秀的姊姊,她们从小到大表现优异,外表亮丽动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追逐的焦点,爱上她们的追求者更是不计其数。身为妹妹,我对她们是既崇拜又憧憬,希望自己能和姊姊一样杰出,更期许自己未来能找到比姊姊更棒的另一半。虽然爸妈说:「不用和姊姊比,妳就是最好的。」但或许是爱撒娇的幺儿性格使然,我看似活泼外向,其实对自己没有太大的自信。

直到那天,我遇见了你。

严格来说,是你「煞到」了我。

那是一个晴朗的大白天,你和一个同样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一家店门口,对着里面的人弯腰鞠躬,好像想和对方谈生意。但店里的人只是对你们不耐烦地嚷着:「下次谈!下次谈!」赶苍蝇似的大力挥手,旋即关上了大门。

与你同行的男人看到大门关上,也瞬间收起笑容,转身把自己的公事包用力塞到你手中,彷彿要藉此发洩刚才吃了闭门羹的怒气,你则好脾气的接受了他的迁怒。我略带好奇地看着这幅光景,一不小心和你四目相接,结果你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害我冒出满头的黑人问号,不知道你在看什幺看。

后来,我们又在街头偶遇了几次,这才知道原来你公司离我家的店很近。店里不忙的时候,我喜欢对着大片的落地窗发呆,那阵子偶尔回过神,就发现你站在不远处偷偷看着我,常常害我吓一跳。

或许每段关係都会结束,但只要开始「It’s me」就够了

不过我必须承认,基于「人若不帅,再暖也是变态」的宇宙级运作真理,我其实也有点「外貌协会」,要不是你有一张俊俏的脸蛋和一副好身材,凭你这种动不动就跑来偷看的行为,姊我一定老早就报警了啊啊啊!

所幸在我考虑去报警之前(其实不会啦,毕竟我每天也很期待能看到你)(手比爱心),你终于鼓起勇气走进店里来找我。一开始你语无伦次、手脚还不停颤抖,抖到我怀疑你可能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随着我们开始熟悉彼此,你说的话越来越多,我才知道原来你不需要检查身体(喂),你只是很紧张而已。实际上的你可是一个开朗健谈,偶尔还有点天兵的大男孩呢。

告白那天,你说看到我的第一眼,就对我一见锺情了,从此你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无论晴雨,每天都会想绕过来看我一眼。我觉得你数学很差,因为何止一眼,你起码偷看了我有好几千眼。但数学好不好这件事不是我想说的重点,毕竟有哪个女生不喜欢成为一个男生眼底唯一的依恋呢?

或许每段关係都会结束,但只要开始「It’s me」就够了

我们在一起后,只要放假,你会带着我上山下海到处去玩;脸书和IG里,都是我们打卡的足迹。你的同事很爱起鬨,吵着要当我们之间的电灯泡。什幺灯泡啦,我觉得他们的亮度根本可比光明灯,谁叫他们老爱跑来我们俩的小天地里凑热闹(瞪)。

或许每段关係都会结束,但只要开始「It’s me」就够了 或许每段关係都会结束,但只要开始「It’s me」就够了

哈哈,开玩笑的,活泼外向的我最喜欢交朋友,很快地也和你的同事们打成一片,听说他们私底下把我「欧露啊A打挤」(夸奖到不行),还有人向你打听我是不是还有妹妹?因为他也想认识像我这种内外在都值得欣赏的U质女孩呢。

或许每段关係都会结束,但只要开始「It’s me」就够了

姊姊们现在反过来羡慕我了,我终于明白爸妈说的:「不用和姊姊比,妳就是最好的。」如果我不是最好的,又怎幺可能遇见你呢?

你说,好想时时刻刻都看到我。于是每到中午,我们常常一起坐在附近的公园野餐,边吃边相视而笑,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连到工地谈案子,你也偷偷带我去,还叫我躲在树丛中,让我透过翠绿的树影,偷窥你认真跑业务的模样。虽然我觉得你这样实在有点OVER,但心里还是很开心你是这幺在乎我。

我问过你:「为什幺你从来不叫我老婆、宝贝、亲爱的?」

你回答:「因为这些称呼都配不上妳的独特。」

我说:「想不到你长得帅,还那幺会嘴。」

你说:「因为妳美好到值得我一直嘴。」

我再问你,你究竟爱上我哪一点?「该不会是我傲人的车头灯吧?」你先是尴尬地大笑几声,然后紧紧搂着我说:「全部,我喜欢妳的全部。」

你说,只有跟我在一起,你才能全然展露出真实的自己。你说:「我再也离不开妳了」。

或许每段关係都会结束,但只要开始「It’s me」就够了

我也一样离不开你,不过对于你的誓言,我有一点小小的怀疑。因为有一个我很欣赏的广告界知名文案大腕说过:「每段关係的开始和结束,都是注定好的必然。」虽然我还年轻,对这段话的涵义似懂非懂;但是假使如果有一天,你要选择狠狠地离开我,即便那是上天早就注定好的结局,我也相信你的良心一定会很痛的。

回想起那个晴朗的日子,一眼瞬间,你天雷勾动地火爱上了我,并且坚定不移地选择我成为你的最爱。

吾爱,我发誓,我也会为你一辈子保持最棒的模样,直到我们不得不分开的那一刻。

It’s me. All New SWIFT.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