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之上,御风而行 ——专访《逐路台湾》作者余风

2020-06-18|浏览量:400|点赞:290

公路之上,御风而行 ——专访《逐路台湾》作者余风

在书市越趋黯淡的歹年冬,有一本以台湾公路为主题的《逐路台湾:你所不知道的公路传奇》,无论题材、包装与销售成绩都特别亮眼。提到「公路主题书」作者,大部份的人脑中必然会浮现一枚标準的交通迷,肯定没人想得到眼前这个一身素净黑灰,书生模样,刚从课堂里走出来的年轻助理教授,居然就是这位拥有满肚子交通、建筑、艺术、文学冷知识的《逐路台湾》作者——余风。

余风得知电子书上架,非常开心地想知道读者们都对哪些段落篇章划线注记

翻开《逐路台湾》,眼尖的读者们没滑几页就会发现:这位连名字都充满十足文艺气息的公路书作者,居然在这本该是「宅书」的公路书里,融合了公路知识、见闻、历史、建筑与美学的相关常识,甚至不时还落上几句诗词歌赋。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身兼逢甲、东海⋯⋯等数所大学中文系兼任助理教授的超级才子,连中文系学生听到也会吓掉下巴的「文字学」,其实正是余风的研究专长。

「要不要这幺跳 tone 啊~~」扶额大喊之余,我们也同时理解了《逐路台湾》里,作者之所以能用流畅文笔、温暖人文观察,将生硬知识、冷僻题材与古早历史包装得这幺动人的原因。这也更让人好奇,余风究竟是披上了什幺披风,竟然能同时悠游于如此截然不同的多重身份里。

连签名都搞怪!这句甲骨文与金文并陈的题字,究竟写了些什幺呢?(谜底请见本文文末)Photo by Readmoo

虽然漫画与日剧里常听到金田一没事就爱用那句「我以我爷爷的名誉发誓」把阿公拉出来坦怪说嘴,不过倒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把出书这种事赖到隔代遗传上去的!

《逐路台湾》作者余风说,他原本以为自己喜欢四处跑跳、照相、记录,是因为小时候爸爸总带着全家出去玩,经常没有什幺目标,纯粹开车到处跑,而他和弟弟就会在后座认真查地图;但本书出版后,许多访问都追问他迷上交通工具的缘起,反倒让他忆起了小时候总是仰望着爷爷追逐公路、铁路的身影,「他喜欢搭着火车到处去看,用当时我们觉得超高级的底片单眼相机四处拍照,甚至还会自己一个人搭着飞机出国去拍。」多年后回想,那根本就和自己这些年在做的事情,一模一样。

从小就被标準交通迷爷爷与爱开车四处兜风的父亲耳濡目染,余风在不知不觉间也开始追逐起驰骋的火车、电车、捷运、机车、汽车与飞机,将所有公共交通工作的细节研究个透彻,学生时代还曾手工製作可爱的国光号模型给喜欢的女孩,友人聚会时若不小心聊到交通工具,不慎开启了他的「交通冷知识资料库」大门,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包準大伙儿都听到双眼发直、面部神经失调,在短时间内造成极地般的冷场,因此得到了「冰鱼」的美称,也是后来火红的部落格名称[「南极转运站」与笔名「南极冰鱼」的由来。

认真讲解「分离式」路标与「爆炸式」路标的余风。Photo by Readmoo

这样一个「交通宅」,就和普通人一样成长、求学,硕班时也和普通人一样写部落格,也没想过要以主题部落格招揽读者,只是在一次机车环岛后,打算写游记时突发奇想,不以一般 Day 1, Day 2……的方式书写,反倒以不同公路为书写主轴,这幺一写,引起了PTT公路版的一些版友注意,开始累积读者,最后甚至与PTT公路版版主一起创立了公路邦。

原本便有设计背景的余风,因为众多读者关注,也开始调整摄影风格,从原本纯粹记录性质到讲究摄影美学⋯⋯无论铁路、公路、国道、省道、县道甚至产业道路,像是任何读者都可以随手扔出那些原本毫无意义的数字,并且从余风口中钓出一箩筐的故事来。

在台湾,道路桥樑的名字从来毫无新意,却都可以在他笔下化为一篇篇动人故事。Photo by Readmoo

累积了几年,南极转运站吸引了无数点阅,即使在部落格慢慢没落的现在,仍能保持每日破千的浏览量,「出书」似乎也变成一件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美事。不过如何选择主题,就成了一件难事:余风部落格上材料众多,随手一捞都是专业与趣味兼具的图文创作,但由于此人兴趣过于广泛,虽然与脑内冷知识相比,部落格发表的内容只是冰山一角九牛一毛,如何选择第一本书的主题,居然成了一件难事,而由于台湾市面上热销的多为铁路书,余风与的编辑决定走条不一样的路,捨弃「一定会畅销」的铁路书,选择「台湾公路」为新书主题。

对余风来说,这本书其实不能「代表」他的部落格,而是一本希望能带领「非交通迷」的朋友们开始认识每天脚下、轮下这些道路的「台湾公路概论」,因此讲究深入浅出,趣味与知识并陈,忍痛捨弃了更多部落格上宅味浓厚更为精彩深入的专业好文,留待日后。目前他也已经在为第二本书取材,内容虽然还在保密中,但已经让许多对南极转运站惊为天人的读者们引领期盼许久,早早列在必买书单上了,届时,Readmoo也将同步推出电子书,方便读者带着平板就能与余风的「公路图鑒」一起上路。

而对余风来说,爱上大众运输与公路铁路,最棒的并不是出书,最大的收穫其实是「人」。余风笑言,当时「公路邦」成立后,认识了许多朋友,都非常热情地记录了自己所在城市的大小道路,其中有一个成员年纪轻轻,还是个国中生,但却已经对此极具热情,想不到多年后,这个国中生考上了余风任教的逢甲大学,还特地选修了他的大一国文。「一开始他还很担心如果被我当掉会很尴尬,但其实他非常认真,是个用功的学生啊。」后来书籍出版前,这个好友兼学生,也帮了余风不少忙呢。

笑容腼腆的余风,除了专业的中文领域,还曾在大学教授「交通与文化」课程。Photo by Readmoo

另外,余风在选择记录与书写方向时,还会考虑到「南北平衡」,在新竹长大、在台中求学、工作的他,认为台北已经拥有太多资源,他期待自己的小小影响力,也能成为一种「交通工具」,藉由蜿蜒的公路,带着更多双眼睛看见台湾其他美好的城市。

于是当高雄捷运尚未通车,只开放了部分捷运车站时,他便只身带着相机,从三多站沿路「走」到小港站,写出一篇「开箱前的开箱文」,这个记录引起许多交通迷的关注,也让人纷纷效法、实地走访。他也相当推荐花莲的193县道,这条沿着半山腰的窄路,其实是花莲人的私房景点,沿途如入桃花源,也期待大家旅游时能将那里当作真正的桃花源般珍惜爱护。

逐路也逐浪,余风已经将守备範围扩展到日本铁道,正计划进军英伦呢。Photo by Readmoo

这两年已经将研究範围拓展到日本铁道,也正在计划全新写作题材的余风,很开心地分享着明年来趟「英法海底铁路隧道」的单人旅行计划,那兴高采烈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惊歎:这家伙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交通迷哪!能够这样发自内心热爱自己所做的事,并且总是努力做到最好,难怪总是能用书中的文字与图片,将对公路的热情、好奇与知识,透过平板上翻阅的动作,同样感染了读者。

下一本书,要带着我们去哪里呢?

猜出来了吗?这两行字的上半段是甲骨

本文收录于《犊月刊 NO.21》,欢迎免费领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