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出现不是为了令你介怀离开,而是要感激遇上》

2020-06-10|浏览量:354|点赞:721
二十三岁那年,我一个人去了纽西兰报读短期课程和流浪。青年旅馆出现的人千奇百怪,住在六人宿舍,我每天都至少要回答五次:从哪裏来,往哪裏去,留下来又是所为何事。

有一天房间中来了一位娇滴滴的日本小妹,貌似十八,实为二十。名曰:まりか,Marika,她告诉我是茉莉花的意思。

二十三岁那年,我一个人去了纽西兰报读短期课程和流浪。青年旅馆出现的人千奇百怪,住在六人宿舍,我每天都至少要回答五次:从哪裏来,往哪裏去,留下来又是所为何事。

有一天房间中来了一位娇滴滴的日本小妹,貌似十八,实为二十。名曰:まりか,Marika,她告诉我是茉莉花的意思。

人如其名,她非常可爱但如白纸般诸事不懂。听她说只会在基督城逗留一天,然后便要去皇后镇的酒店打工。
问她有没有四处逛逛。若是甚幺都没有看过便匆匆而去,未免太可惜了。
「没有。」她笑着摇头。

自问声色犬马,对貌美和幼小的人格外包容。我已在基督城留了一个星期有多,算是旅舍中的识途老马,大姐姐只好轻叹一声,把要温习的书本合上,带她到附近的植物公园走去。
我看她会喜欢那个繁花似锦的玫瑰园。

到了公园门口,问她可不可以看着地图自己走。
她笑着摇头。
唉。

问她看完花园,要不要走走公园。虽然公园除了树、草地和小湖泊,甚幺都没有。
「好哇。」

回程已是晚上八时许,「吃了东西没有? 」
「没有。」
「知道附近的餐厅幺?」
「不知道。」
「知道超级巿场幺?」
「不知道。」
唉。

「Marika,不如这样,我在雪柜尚有一些饭餸,我替你煮?」
「好哇!」
唉。

我简直觉得自己变了性,是一位满腔绅士风度的大哥哥。
正当大哥哥替肚子饿的日本小妹煮晚饭,小妹也和同在厨房的印度朋友聊天时,便来了一位煮两包出前一丁,货地价实的阳光大哥哥。
我瞥见出前一丁,便机灵地问:「日本人?」
「对啊!」
「Marika你快答腔!同乡呀!」
他们便随即用日语急速展开对话。

说着说着,我也煮着煮着,明显地小妹说起我。
「干嘛?」我凶巴巴地瞧他俩不怀好意,笑得贼坏。
Marika笑说:「他想跟你聊天!」
Kenzo死口不认,但开始聊起来。
哈哈,还好。我也喜欢想跟我聊天的人。

第二日,Marika走了。她从上架的牀爬下来,我还睡眼惺忪,跟她说过一声「好好照顾自己」又睡着了。

再醒来已是九时许,床头多了一枝笔、一张纸,还有一只纸鹤。
纸是一张简单的感谢留言,斑马牌墨水笔是礼物──虽然不足二十日我就意外地把它解体。但纸和纸鹤,至今还留着。

不禁讚叹日本人的精緻:在旅途中何来一张正方型纸?
就算给我一张纸,我都不懂摺一只纸鹤送给别人。我想我连摺飞机都有难度。
Marika……真的……
唉。

但我笑了。

又过了一日,风很大,飞行课程未如理想,心情特差。还要避开在旅馆印度佬在旅舍等我放学的纠缠......走!我要走!
在旅舍地下那层见到Kenzo对着电脑写履历写得发愁。「嗳!我今天下午要去附近的Sumner Beach,你来幺?」
他的回应总会迟半拍,然后才呆呆地说:「好!」
等到我看完书,他寄完履历,果然敲我的房门,真的成行。

去程时巴士司机跟我们说:保留那纽币三元几角的车票,因为在两个小时内回程的话可以免费。我跟Kenzo说:「千万要记得了!」
「......哦!」
一路上我还在温书记资料,他看他的风景。到站时我才把东西收好。

Sumner Beach是我见过最难看的海滩:满是黑沙,也因为连日来的大风,吹得海滩一路枯枝和碎贝壳。明明在十日之前去过悉尼水清沙幼的曼利海滩,珠玉在前,落差很大。
但我不管。

把鞋子挂在袋上,捲起裤管走到海边。
沙子很热,海水很凉。雁过云低,走着走着,渐渐,所有都无所谓了。

Kenzo见我在湿的沙上走出脚印走得很开心,也有样学样。只是他往水深处走,裤管都湿了,还要苦着口脸走到我面前,害我笑翻了腰,「马鹿」了他很多遍取笑他白痴。

一路上我们不着边际地闲聊,原来他要去皇后镇,想要应邀当大厨。

哦。大厨。
等一下……
大厨?怎幺会见他煮出前一丁即食麵的?
「对啊!好吃啊!」
「我知道!但那只是即食麵。」
「对啊!我收人家钱才喜欢煮食,平时就不想煮了。」
竟然……

幼稚无聊的他总跑到旋涡要一试水深,又跑到小沙丘前扮去过沙漠,叫人笑得颠三倒四。

他马步不稳脚步浮浮,总要人扶。或者是出于习惯,我伸手要扶他手臂时,他总会伸出摊大的手掌要人握,而我会变得握住他手腕。

一次、两次、第三次,是有点冲动想握着他的手。不知会怎样?
但我没有。
哈哈。

回程等巴士,我们胡扯着甚幺,突然问起他自己的那张车票。
「扔了!」
「怎幺?」
「真的扔了!」
「但......」我奇道:「你有地方可以扔吗?」要知通常日本人不会随地乱抛垃圾。
「那边有个垃圾筒......」
我笑翻了肚子,催他说:「快去找,车还有十分钟才到!」
还以为他爱乾净,不会去。怎知他真的走了过去。
过了半晌,他讪然而回。

「找到了吗?」
「翻遍都找不到.....」
我们两个都笑坏了。等巴士的丹麦背包客也奇怪我们在笑甚幺。
我们便一直笑到回去。

然后,便再没有见过他。
也没有尝试过要找。
这是最好的结局。

他和当日的我,永远定格在时间的琥珀内,Don't be sad because it's over, be glad it happened,不要因为完结而哭泣,为曾经发生而微笑。

作者:如是观,http://www.facebook.com/howyuseethisworld

《有些人出现不是为了令你介怀离开,而是要感激遇上》

来源:

 

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

华人阅读社群官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